Web3.0?一场关于资本的骗局「转译」

W

文章原标题:Web3 is Bullshit

原文地址:https://www.stephendiehl.com/blog/web3-bullshit.html

在此感谢 Mr. Stephen Diehl 的授权。

当然,如果你已经进场Web3.0,或者您就是其中的利益相关者,完全可以不用看这篇文章,它是给没有利益相关并且理性客观的人准备的。


如果你经常阅读科技类的新闻的话,你可能会看到很多关于 「Web3」这种模糊概念的文章。在所有这些文章的周围散布着各种各样的理想主义和乌托邦式的想法,关于人们如何重建互联网以反映人们对更加人道和平等社会的渴望。然而这些文章的作者从来没有深入了解过如何改造互联网的更多细节性的问题。因为这类文章的作者都是一些只会讲故事的人,而从一个足以让互联网重生的话题,对于一个极其扯淡的故事来说,这远远比炒作技术更能让人大开眼界,也可以让这些文章作者获得巨大的收益。

然而,当我们这些从事互联网,半导体和高新技术产业的人调查所谓的技术细节时,他们要么 hand wavy woo woo,要么梦想着依靠远超现在的区块链技术,寻找明天的问题,以证明今天的投资是正确的。“今天只要买了我的币,明天就让你财务自由!”这是江湖骗子们的老一套话术,只不过这一次的骗子是由世界上的大资本所扮演的,因为他们拥有大量的“虚拟货币”要出售。

Web3.0的核心是一场乏味甚至说没有意义的营销活动,试图将公众对数字资产的负面联想变成一种关于对传统互联网科技公司的版权被打破的虚假故事。在继续逃避证券金融监管注意力的同时追求卖出更多的所谓“虚拟货币”。我们可以在加密和在谈论web3时看到这一点。这并不是为了真正解决消费者的问题。Web3要解决的唯一问题就是如何让自己变得更加合理甚至合法。

区块链没有为技术领域提供任何新的或有价值的东西。它的唯一的应用是创造了对抗审查的加密投资方案,这项发明的负面影响和伤害能力远远超过了任何可能的用途。区块链提出要解决的每一个问题都会遇到三个基本的技术限制,这些限制不可避免地是来自经济方面或者法律方面的问题。这三个技术问题是:

  • 和计算资源有关的问题
  • 和带宽有关的问题
  • 和存储有关的问题

在计算的基础上,区块链网络是不会拓展的,除非成为被称为“集中式”、“中心化”的系统,而这些系统正式它所要取代的。试图进行对抗审查的计算,代价是非常“荒谬”的。在这种机制下,很难减少程序执行的时间,因为整个网络被迫重新计算每一个程序,所付出的代价就是同步这些数据会造成非常巨大的资源浪费。这不可避免的将每次计算的成本推到了极高的水平。以太坊虚拟机的算力相当于20世纪70年代的 Arari 2600,只是它运行的是赌场的代码,每次$500,每隔几分钟就像玩老虎机一样重新加载一次才能使他正常运行。任何人都可以认为这是全球互联网的计算支柱,这是非常可笑的。在云计算的世界里,每个人的计算时间成本,几乎处于资源匮乏后的水平,相当于从资源非常富足的时代,强制进入人为匮乏的时代。这是一种倒退,而不是一种进步。

此外,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就是计算机的网络带宽问题。区块链解决方案的维护成本远远高于集中式解决方案,而集中式解决方案的成功纯粹是因为它能够通过网络更高效地为客户提供物理数据服务。对于这个假设,有几个不可避免的逻辑问题。谁将为全球数据中心的内容服务付费?谁的律师会回应DMCA的请求?谁将禁止纳粹账户?谁会删除CSAM内容?当奶奶忘记时,谁会重置她的密码?经营如此规模的全球企业需要不可避免的集中化处理,这是一个残酷的事实,即必须存在并与其他文明互动。如果你引入了集中化的数据中心和流程来处理所有混乱的互动,那么恭喜你用另一个名字重新创建了Facebook。

最后是存储问题的概念,它触及了许多人认为是21世纪最大的社会问题之一的核心:“谁拥有我们的数据?”。web3的叙述与数据删除的概念截然相反,因为仅附加和不可变数据库的技术基础不允许这种设计操作。然而,每一种新的商业模式都必须跨越关于客户数据可见性的桥梁,以及他们将让谁进入平台。谁的服务器将保管您的所有照片,谁有权决定这些访问控制?这些问题根本不是关于一致性算法、分布式数据库或密码学的,它们不可避免地是关于权力、特权和访问的问题。技术不会让我们免于提出这样一个难题:谁应该有权力控制我们的数字化的生活?答案总是有人,只是谁的问题。

从技术角度来看,web3故事的缺点很容易被破解,但要扮演魔鬼代言人的角色,它成功的原因是什么?很有可能这真的是金融放松管制的一种范式转变,并将迎来一个新的无政府主义赌场资本主义世界,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14岁的孩子都可以发起一个一夜成名的庞氏骗局,并在社交媒体上传播这些骗局,所有这些都来自于他们父母舒适和匿名的地下室。这是一个骗子的天堂,有一个24/7不间断的赌场,建立在寒武纪老虎机爆炸式增长的基础上,每一台老虎机都来自人类文化的不同方面,它们的相似性被用来引诱你更多地赌博。这是资本主义的典范,市场现在为每一个模因、每一位名人、每一场政治运动、每一点艺术和文化提供了一个金融代币游戏,每个部落在一场全民对抗的战争中相互竞争,以实现人类生存的超金融化。这就是我们想要生活的世界吗?

Web3对技术专家来说是一个极为两极化的话题,因为它就是这样设计的。在弹出式广告和扎克伯格(Zuckerbergs)的传统互联网世界之间建立一种虚假的二分法是一种修辞伎俩。扎克伯格(Zuckerbergs)的确很烂,但它是一个基于技术上不连贯的白日梦和虚假的加密民粹主义的幻想世界。

几乎只有书呆子读过我的博客(不是我,原作者就是这么写的),所以我想大家要么读过 Herbert 的沙丘小说,要么至少看过 Villeneuve 的最新杰作。对这部小说最好的分析是由另一位互联网先驱 O'Reilly(与《动物图书》一书相同)撰写的,他对保罗的悲剧英雄以及一些民粹主义原因是如何因绝望和错误地抓住英雄解决主义而产生的进行了精彩的分析。

引文

Their strong, unconscious projection makes him even more special than he is. This projection stems somewhat from the legends generated by the Bene Gesserit and the way they crystallize around Paul, but even more from Paul’s followers’ “wishful thinking”—their unconscious belief that someone “out there” has the answers they lack. Unable to find adequate strength of purpose in themselves, they look for a truth—a cause—and a leader to supply It.

Web3是这种对救世主解决方案的空洞把握的技术表现,它将解决我们所有的问题。想要建立一个更分散的技术体系,渴望一个更平等的互联网、一个更公平的社会和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这是完全理性的。然而,Web3并不是把我们带到那个世界的黄金之路,它只是把同样古老的加密货币装在糖丸里,让它更容易消化。


《Web3.0?一场关于资本的骗局「转译」》

COMMENT